客服电话0768-2102888
客服QQ138300669

童谣新唱:红粿桃组合专访

【发布者:czonline_lh 时间:2014-04-12 来源:网络汇编

        说起红粿桃,作为时年八节的必备粿品之一,相信作为潮汕人都不会陌生。红粿桃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粿品那么简单,它是一个文化符号,一个具有鲜明的潮汕传统特色的民俗文化符号,深深地扎根在我们的生活和文化里。在汕头首届网络春晚上,就出现了一个以其为名的“红粿桃组合”。这个组合是由四个活泼可爱的小女生组成,她们将我们固定思维里的潮汕童谣,唱出了不一样的形式,给潮汕童谣注入了新的活力。小编日前采访了“红粿桃组合”的总策划罗宗森和作词翁新杰,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近距离接触“红粿桃组合”,看看她们与““红粿桃”有着怎样的渊源和故事吧。

小编:很高兴能够采访你们,为什么这个组合会取“红粿桃”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罗宗森:红粿桃大家都知道,是潮汕非常传统、非常精致的一种粿品。我们从03年开始做潮汕童谣,做了几年之后,就想到要推出潮汕的第一个儿童组合。推出这个组合时,我们就考虑这个组合必须要有一个有意义的名字,那要用什么名字呢?最后,就命名为红粿桃,因为它跟我们所做的童谣有一个相同之处——都是我们潮汕最具特色、最传统的东西。

小编:为什么是选择做童谣,而不是其他呢?

罗宗森:这个要从2004年讲起,当时我们团队几个人凑在一起,在喝茶的时候,无意间聊到潮汕传统歌谣的话题,因为大家都是从事有关潮汕文化的工作,所以谈论到如果用新形式进行包装推出是否会被人接受的问题时,都突然来了兴趣。大家在衡量了投入与回收之后,最后还是决定来做这件事。在接下来的探讨中,我们认识到童谣,要趣味,还是需要儿童来表达。虽然我们也有很多前辈唱潮语歌曲唱得非常好,但都是总体上成人化倾向比较明显,所以我们就想从单纯的童真童趣这个角度来切入市场。

        经过一年的辛苦,2005年春节我们就推出了2张专辑。这专辑当时在潮汕地区的反响很好。接下来,我们陆续地创作了3张专辑,社会反应都不错。可是到了2008年春节之后,我们遭遇到一个难题——严重的盗版市场冲击。为了寻求突破,我们几经考虑最后选择了尝试用另外一种方式,将潮汕传统的东西做得更新更前卫、更具品牌效应,所以就决定打造一个儿童组合。

翁新杰:为了这个转型,那一年我们没有做专辑。当时我们花了一年的时间来寻找适合这个组合的小孩,还有大量为转型做准备的工作,包括挑选演员、创作构思、风格定位等。特别是专门为此主题创作歌曲,就是红粿桃第一张专辑中的《红红个粿桃红红个新年》。组合的名字就是根据这首歌定下来的。

小编:你们是根据什么条件来选择适合你们这个组合的小孩子?

罗宗森:我们当时考虑有两个因素。第一是童真童趣,因为我们潮汕童谣就是要突出一个“童真”,所以所选的孩子一定要符合这个标准;第二是声音、外貌、舞蹈功底、演唱功底等等各方面的统一和配合。我们初定的组合是四个人,所以这四个孩子必须要找到一个整体的感觉。这和单人单曲有很大区别,一个组合最重要的就是默契。当时我们找了两三百个小孩才找到现在组合的这个四个人。

       在寻找的这个过程中,我们几乎有半年的时间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的。虽然我们自身也是从事文艺的,在艺校工作,有许多老师、同事和朋友都可以帮忙,但还是找了很久。最后在我一个做少儿舞蹈培训的朋友那里,发现了现在红粿桃组合里的两个小孩。我觉得她们各方面都符合我们的要求,就定了下来。之后就以她们两个为参考,先后找到了合适的其他两个人选,形成了现在的这个组合。

小编:红粿桃组合是什么时候成立的,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

翁新杰:红粿桃组合2008年开始筹备成立,到现在3年出了4张专辑。这是一个不断探索、不断完善、不断挑战自我的过程。大家可以从专辑的曲目内容、音乐风格和制作手法看到这一点。

罗宗森:这个过程非常辛苦。因为现在的小孩子潮汕话都不怎么会讲,一开始练的时候,孩子们经常会念着念着,就把一些字词讲成普通话,所以首先就需要教她们学会怎么发音咬字。当然,她们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最明显是2009年夏天去福建南靖拍外景,虽然她们那时还小而且身在外地,但生活上很多事都可以自己处理得很好,各方面都表现得非常好。其他小孩子的那种娇生惯养,这在这四个小孩身上是看不到的。

小编:红粿桃组合的专辑都是你们自己创作的,能说一说创作过程吗?

翁新杰:是的,从词曲到各方面包括后期、服装配置等等,都是我们整个团队自己创作的。平时就是大家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讨论甚至争执,这过程没有绝对的权威,只有大家的共识,很多东西就是这样“磨”出来的,这是我们最独特的工作方式。

罗宗森:我们的每一张专辑,基本是定在春节期间上市的,所以春节元宵过后,我们就开始创作。首先导演组织大家讨论先创作思路,在考虑这一年潮汕地区整个音像行业的走向、现在欣赏的角度、专辑要适应怎样的人群等因素之后,确定这一年所走的路线。思路确定之后作词、作曲以及团队的其他成员一起来商量接下来新专辑该怎么制作。接下来就是歌曲的创作等等具体工作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虽然金钱上没有得到什么,但是看到这四个小孩子的成长、看到我们作品受到好评、上汕头首届网络春晚还拿了最高人气奖……我们都觉得很高兴,得到很多乐趣。因为作为从事文艺工作的我们,最满足的就是自己的作品能够受到欢迎。

翁新杰:我们团队的这些人还是比较靠近传统的,从事的工作也是跟文艺有关。红粿桃的创作,对我们来说其实是一种享受,再者,能为潮汕的传统文化出一份力也觉得很有成就感。

小编:红粿桃组合的歌曲都是以什么为主题和内容的?

罗宗森:都是潮汕最传统、最地道的题材,然后从风格上去创新,最恰当的比喻应该是,用肯德基麦当劳可口可乐的理念来做我们潮汕的菜脯咸菜。在我们团队里面有一个人最应该提到,他就是我们的艺术总监、作曲,潮汕知名的音乐人王庆苏。

翁新杰:在做这些童谣的时候,苏叔真的非常有创意。在潮剧院工作的他从来不会拘泥于自己原先几十年的专业——潮剧是很传统的,但是在红粿桃的专辑里面,他的创作观念是非常新潮的。我们真的很佩服他。他虽然是我们整个团队里年龄最长的,但却最具活力。至于说到歌词的内容,那就多了,几乎是生活中可以拿来当题材的,都被我们写进歌里了。

罗宗森:我们在第一张专辑《红粿桃贺岁》中,有一首《唱遍潮汕》的歌,唱的是潮汕三市,从衣食住行,到地方经济,地方的特色小吃、特产、名胜古迹,通过一首歌全部唱了出来。

翁新杰:我们还有一首《万千祝福迎新年》,是根据那一年社会和网络上面发生的热门词和新闻而写的,归纳了那一年很多重大事件,海啸、金融风暴、房价、食品安全、打黑等都写在了歌里。可以说,我们是从收集、仿写老童谣开始,一直做到后来,以童谣的形式唱出新生活的东西,而不再是拘泥于以前的老童谣、老生活内容。

小编:能跟大家介绍一下红粿桃已出专辑的主要亮点吗?

罗宗森:我先讲一下形式吧,第一张红粿桃专辑里的主打歌《红红个粿桃红红个新年》,是用潮汕地区非常传统的,过年必须有的东西“红粿桃”来作主题,比如里面有一句歌词“祖传个柴头粿印猛猛拿出来!”这种东西是不是非常传统?但是传统的东西,如何把它创新。所以我们就用了说唱的形式,让最古老的东西以一种全新的形式出现。在红粿桃组合之前,我们是没有过这样的尝试的。

翁新杰:当时我这首歌词写出来之后,大家也拿不定主意是好还是不好。我们团队在一番讨论之后,都觉得庆苏叔作的曲和歌词结合得非常的有新意,红粿桃组合的名,也是因为这首歌创作出来之后而确定的。

罗宗森:还有一首歌也很有趣,里面融合了多种语言,有潮汕话、普通话、英语,这是在第2张专辑中出现的。这首歌是汕头一群爱好音乐的年轻人写的,作词作曲是王国纬,他一向都是接触最流行的音乐。他听了红粿桃的歌之后,就说想写歌给这个四个小孩子唱。歌写出来之后,歌的节奏非常的快,连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唱觉得有压力。但没想到这个四个小孩子接触之后,很轻松就接受了并且表达了出来,可以看出这四个小孩接受新事物非常快。

        所以红粿桃组合的专辑有两个亮点,一个是用新的形式来表现传统的东西,一个是潮语也可以跟其他的语言混搭。这也体现了我们潮汕人的胸怀,我们能够去接纳外来的文化,将外来的文化接纳之后,重新转化成我们自己的东西再表达出来。

小编:红粿桃组合的这四个小孩子现在都在读小学,那专辑的制作跟学习有冲突吗,她们的家长在这方面是这样的态度?

罗宗森:肯定会有冲突。记得当时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的时候,就拍到这样一幕:去录音棚的时候,她们是背着书包的;录音的时候,一个进去录,其他人就在外面写作业,但这是没干扰的。我们的外景,是利用星期六星期日的时间去拍的——你也知道,现在的小孩子作业非常的多,拍摄外景的时候,有的在拍,其他人就在一旁不停地写作业。虽然录制专辑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她们的学业并没有落下,成绩都很好。

        她们的家长也非常支持,在学习、生活与工作上,他们都是非常地配合。我们也很感谢她们的家长,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地做好这么多的工作。
 

 

360截图20140412155749437.jpg


 

小编:作为从事文艺工作的你们,是怎么看待传统文化的传承问题?

罗宗森:其实实身为一个潮汕人,可能因为我们一直呆在潮汕这片土地上,所以很难感受到潮汕文化的好和它的魅力。但是到了外面,比如广州、深圳、上海、东南亚一带的潮籍乡亲,都能够感觉到她的魅力。可以说,离开家乡越远,对潮汕文化的情节就越深。反过来,现在潮汕的传统文化受到外来文化的冲击,变得越来越淡。可能不再重视的话,潮汕文化会渐渐消亡。而且这不仅仅是传统文化习俗,就连潮汕话,现在的小孩子都会不自觉地讲成普通话。红粿桃组合这四个小孩,因为有了唱潮汕童谣的这个经历,她们现在讲潮汕话都非常地流利。所以这些东西真的需要有人去做,去做属于潮汕自己传统的东西,也需要更多的人来关注和支持。其实我们做到现在也面临很大的困难,我们的音像产品很难做下去,毕竟个人的力量有限。

翁新杰:所以做这样的东西,推广潮汕文化,本身作为潮汕人,从个人的爱好出发,我们可以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但是没有支持的话,我们也只能做到我们力所能及的部分。这也不是单靠一个个人或者团体就能够做好的事,需要所有的潮人,来更多地关注我们自己的潮汕文化。

小编:红粿桃组合未来一段时间会出新的专辑吗?

罗宗森:会,目前我们正在跟另外一家公司合作筹备一张新的专辑,他们要做一张《潮韵唐诗宋词》的专辑,让这四个小孩在里面承担十几首歌的演唱。用潮语来唱唐诗宋词,也是一种新的尝试。至于红粿桃组合本身,目前没有出新专辑的打算,但是我们会考虑推出新的单曲。

小编:你们自己觉得红粿桃组合的出现对潮汕传统文化的推广有起到作用吗?

翁新杰:个人觉得肯定是有的。以前红粿桃组合没出现的时候,小孩子接触的儿童音乐,可能并不是我们潮汕本土的,但是有了红粿桃组合之后,虽然我们不知道红粿桃组合的市场接受程度具体是多大,但是在我们遇到的很多场合,几乎都有家长会跟我们提到红粿桃组合,会跟我们说,她家的小孩很喜欢听红粿桃组合的音乐。这就应该是有一定的普及度了,而且我们确实是很用心地在做红粿桃组合的每一张专辑。

小编:采访的最后,有什么要跟网友和观众说的呢?

罗宗森:首先,我代表红粿桃组合和红粿桃创作团队的每一个成员,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和关心红粿桃组合的朋友,希望你们会一直支持红粿桃组合。同时,也借助你们一潮网,呼吁更多的潮汕人来参与、制作、支持我们潮汕的本土文化,哪怕是发掘一个古老的词语也好,一句歌谣也好,最重要的是,对于我们潮汕传统的东西,每个人都要有意识去参与其中。作为红粿桃组合的创作团队,我们也会一直坚持下去,或许目前没有出新的作品,但我们会去准备,待时机成熟会出更多新的作品给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潮州热线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文章导读
· 李东生:政府应少用短期刺· 吴荣文山水画集出版· “泥屋主人”吴维潮
· 广东省“非遗”传承人叶竹· 中国最富人群:潮商立世界· 龙藏天下赵祥龙专访:众多
· 刘权辉:争做世界陶瓷的N· 黄木亮的木雕人生· 潮州探索破解民间工艺美术
· 林墉:艺术上我很孤独· 黄世再之女:像父亲一样低· 《厝边头尾》“小华”赵柳
· 大吴泥塑代表性传人吴光让· 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 潮州陶艺大师在京表演手拉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